《且試天下》鳳棲梧:為一碗面斷送一生幸福,她的執著警醒多少女人

電視劇《且試天下》即將迎來第二周的更新,電視劇里,黑豐息被刺殺落水后,被白風夕救起,黑豐息醒來以后,白風夕為他煮了一碗面,這碗面讓他永生難忘。

但在原著里面,這碗面讓黑豐息差點娶了鳳棲梧。而鳳棲梧又為什麼,因為這碗面斷送了一生的幸福呢?黑豐息和鳳棲梧到底經歷了什麼樣的感情糾葛,讓黑豐息差點舍棄白風夕呢?

01落日樓驚鴻一會

黑豐息和鳳棲梧的第一次相見是在落日樓,也是天下四公子中的兩位——玉無緣和黑豐息的首次見面,兩人去那里吃飯時偶遇。當時鳳棲梧作為虞城數一數二的歌者,正隔著簾子為兩人彈琵琶助興。

聽著幽凄的歌聲,看著樓外的殘陽,一瞬間,兩人雖相對而坐,卻皆生出淡淡寂寥,心中似乎都有一曲獨自吹奏的笙歌,卻不知吹與誰人聽。

曲畢,黑豐息贊賞道:「這位姑娘琵琶技藝精妙,嗓音清潤,歌之有情,也是難得。」

出于禮貌和贊賞,黑豐息提出請鳳棲梧喝一杯酒,但是卻半晌未有動靜,空氣一片凝結,鳳棲梧猶豫了一陣以后,還是從簾中走出,與兩人兩面了。

原著中對鳳棲梧第一次出場時的容貌這樣描寫到:虞城第一的歌者,竟是荊釵布裙,不施脂粉,即便如此,依然十分的美貌,黛眉如柳,面若桃花,眉宇間卻籠著一層孤傲,神色間帶著一種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絕。

而鳳棲梧第一眼見到黑豐息,便移不開眼了,仿佛整個屋子,就她與黑豐息二人。她端起酒杯一飲而盡,黑豐息贊其豪爽,而她卻說:她從來不喝客人的酒,這是她第1次喝。

暗藏的深意便是,因為那個請我喝酒的人是你,所以我便喝了。你于我是不同的存在。

鳳棲梧擁有這樣歌聲和這樣容貌,只能呆在這小小的落日樓獨自老去,她是不甘心的。她也盼望著有個人,能夠帶她離開這里。

黑豐息看出了她的渴望,對她心生憐惜,便對她說:「這些年來,我走遍九州,卻是第一次聽得姑娘如此絕妙歌喉。 不知姑娘可愿與我同行,去看看祈云以外的山山水水?」

鳳棲梧答應了,終于有個讓她傾慕的男人,愿意帶她離開這里。她以為在他心里,她是不同的,可是后來發生的事告訴她,原來一切只是她的幻想而已。在他心里,早已經住進了另一個風華絕代的女人——青州女王風惜云。

02娶鳳家女得天下

在黑豐息和風惜云,聯手攻破大東國的都城以后,二人卻也因為,黑豐息在落英山一戰中救援來遲,導致風惜云差點喪命,她手下的兩位風云騎大將戰死,而產生誤會。黑豐息不解釋,風惜云也不問,二人雖然已經締結婚盟,卻已是貌合神離。

在大東國王宮內,黑豐息的軍師任穿雨向黑豐息獻計:「鳳姑娘乃鳳家之后,若主上能納其為妃,那在天下人心中,主上當是毋庸置疑的帝!」

鳳棲梧原來是鳳家的后代,是那個時代被奉為皇后世家的,雖然家道中落,但是其才情和容貌,也非普通人可比,行事進退有度,舉止得體,確實是母儀天下的不二人選。連風惜云也對她贊賞有加。

但是,所有人都低估了,黑豐息對風惜云的感情,包括風惜云自己。他不但拒絕了任穿雨的提議,還怒斥他不要再提此事。

但是幫助黑豐息稱帝這麼好的機會,任穿雨怎麼肯罷休?既然黑豐息這里過不了,那他就去找鳳棲梧。

他對鳳棲梧說:「棲梧,棲梧,自是要鳳棲于梧,可放眼整個天下,唯有帝都堪為鳳棲之梧。鳳姑娘之才貌萬中選一,難道要終生屈就歌者之位 主上他日大業有成時,鳳姑娘難道不想重振鳳家聲威,不想重繼鳳家傳說?」

鳳棲梧何等的心性,怎麼會看不出任穿雨,對她的利用之心,再加上她知道黑豐息的心,從始至終便不在她身上,所以她想都沒想,便拒絕了!

03向來情深,奈何緣淺

鳳棲梧知道黑豐息不愛自己,選擇默默的留在他身邊。即便能陪在他身邊,偶爾為他彈琴唱曲,為他舒解心中煩悶,對她來講,已經很滿足了!

但是,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的喜歡,總是隱藏不住的,總希望自己能為所愛的人,多做一點事兒,哪怕只是讓他開心一點。

鳳棲梧無意間得知黑豐息生日,便親手給他做了一碗面。

對于這碗面,原著中這樣描述:面實在很普通,而且只看便知,那味道決不可能是「美味」。面顯然煮得太久了,都黏糊在一起,上面罩著一層青菜,但因悶得太久,菜葉已經發黃,青菜上擱著兩個水煮的雞蛋,但雞蛋被剝得表面上坑洼一片。

但就是這碗面,讓他想起了,他的母親在他生日時,為他做的那碗長壽面。現在他已經長大,母親卻沒有吃到過一次,他親手為她做的長壽面。

母親死后,再也沒人為他煮過面條,連自己的生日他也不再讓人提起。

看著這碗面,此時的他表面鎮定,內心卻早已無法平靜,他對鳳棲梧說:「棲梧,這是我在母后死后吃到的第一碗面。這些年,除了從鐘離、鐘園手中遞過的東西,幾乎未吃過別人的。以前,很多試食的都死了,后來便只吃鐘離、鐘園做的,那樣才沒死人了。」

鳳棲梧看著黑豐息吃完那碗面很開心,但聽著黑豐息描述他小心翼翼生活的過往,她的心刺痛了。

黑豐息自知她對他有情,卻不知她用情至此。這個外表清冷,骨子里極度自尊高傲的女子,卻愿意跟隨著他。召喚時, 彈一曲琵琶,唱一曲清歌;沒有召喚,便靜靜地站在她的角落里,沒有任何要求,也沒有任何怨悔。這一生,第一次有這樣對他的人,便是風惜云,也不曾如此。

這一刻,任是寡情豐蘭息也是深深感動,墨黑無底的眼眸中,此時真真切切地蘊著溫柔,那樣憐惜的柔光是從未見過的。他伸手握住了鳳棲梧的手:「棲梧,愿不愿意成為……」

那一語即要脫口之時,一縷琴音隱隱傳來,黑豐息霍地起身,推開了窗,那琴音便清晰傳入,黑豐息的聲音微微發顫:「這是……原來她還記得。」

黑豐息之所以改變主意,想要納鳳棲梧為后,是因為他和風惜云,在落英山一戰中發生誤會以后,他以為風惜云再也不會原諒他了,以風惜云的性子,等到他一統天下后,肯定會離開他的身邊。

聰慧如鳳棲梧,她怎麼會不知,這琴音來自風惜云。雖然很不想承認,但她知道,只要風惜云在,她這輩子都沒有機會了。但能得到他如此以待,她此生亦沒有遺憾了。至少她是除風惜云以外,在他心中的第二人。

鳳棲梧在黑豐息和風惜云雙雙歸隱后,本打算四海為家,結果卻在半路上,遇到了回家的玉無緣,玉無緣便邀鳳棲梧與他一同回玉家,二人引為摯友,歸隱山林。

寫在最后

問世間情為何物,直叫人生死相許。向來情深,奈何緣淺。

有容貌,有才情的鳳棲梧,終究是被情之一字,耽誤了一生。

這里,我想借鳳棲梧的故事,告訴萬千女性的是:女人遇見了愛,一起成為家里的頂梁柱,是值得陶醉的。但燃燒自己,長夜里只有這一盞燈,那就該清醒了。

正如亦舒所說:我亦只有一個一生,不能慷慨贈與不愛的人。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