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» 港味功夫劇《鐵拳英雄》定檔,八大實力派坐鎮,港劇要一雪前恥?

港味功夫劇《鐵拳英雄》定檔,八大實力派坐鎮,港劇要一雪前恥?
2022/01/10
2022/01/10

好久沒有這麼激動了。

2022年才剛開始,這部劇,也尚未開播,現在就把它捧上「年度最佳功夫劇」,言之尚早。

可目之所及,對手寥寥。

畢竟那群原班人馬回歸,整個江湖都要震一震。

《鐵拳英雄》,終于定檔。

1月10日晚,TVB和優酷,同步播出。

聽劇名,不熟?那我換個名字——《唐人街》。

2016年大熱港劇《城寨英雄》原班人馬:文偉鴻監製,陳展鵬、唐詩詠、姚子羚、王君馨、陳山聰、伍允龍主演。

二十番以內,全都是熟悉的名字,不信?來,元秋、敖嘉年、梁競徽、歐瑞偉、林子善、雪妮、韓馬利、張國強、吳家樂、姚瑩瑩、林偉。

陣容,夠港味。劇集風格,四個字:硬橋硬馬。

故事背景設定在50、60年代的曼谷唐人街,每個演員,都打到飛起。

姚子羚和唐詩詠,對打。陳展鵬和伍允龍,對打。陳展鵬和陳山聰,繼續對打。

而且這樣的對打,可不是國產武俠玄幻劇式的無窮慢動作。

畢竟,《城寨英雄》這四個字,港劇迷和功夫迷,都知道,意味著什麼。

當年的好評,一部分來自功夫港劇的死忠粉。

另一部分,則是普通劇迷長久被壓抑的釋放:功夫片勢微,真功夫影視劇大幅下降,打到拳拳到肉的好劇,太少了。

我們急需迅速提升腎上腺素的視覺放鬆。

當年,《城寨英雄》全方位滿足你一次,現在,《鐵拳英雄》捲土重來。

劇集從2019年五月就完成全劇拍攝,從當年的台慶劇到臨時被抽起,一直到如今才定檔播出,無疑,這是這些年最坎坷的港劇,就像功夫影視劇的命運一樣。

但看到陳展鵬這樣的硬漢打到起床都難,卻堅持打下去,我又覺得,是,華語功夫片的黃金時代不在了。

但,它還在打,還有一口氣。

1、 主創:還是原來的硬橋硬馬,還是原來的味道

提到《鐵拳英雄》,就不得不提一個人:文偉鴻。

TVB勢微,像當年黃金時代李添勝那樣的王牌監製買少見少,若說這十年來有誰稱得上無線新一代成名監製的,大概,也只有他一個。

當年他一部《使徒行者》無意中打響。

開啟了TVB一個新的王牌IP,高層大喜,放寬許可權,讓他拍一部自己想拍的大劇,預算給到無線頂級,卡司任他挑,結果,就打出來一部《城寨英雄》。

三年之內出了兩部年度爆款,這個成績放到TVB的金牌監製裡,也是難得,哪怕後來的《同盟》稍顯爛尾,文偉鴻,依然是無線新一代監製中,最有風格,最堅持質量的一位。

而他作品最明顯的風格,就是港味。尤其是,對港式動作片和功夫片的堅持。

所以,當他有機會拍《鐵拳英雄》(即《唐人街》),所堅持的,必然也是原汁原味的港式功夫片模式。

所選擇的演員,除了取代胡定欣的新女主唐詩詠,也幾乎都是無線最能打的一波演員了。

雖然是一部以動作戲為絕對亮點的劇集,《鐵拳英雄》卻並非簡單堆砌「爽感」。

看過《使徒行者》和《城寨英雄》的就知道,不讓故事反轉到最後一集,那就不是文偉鴻。

這一次的故事,依然是表面簡單,內藏乾坤。

故事前傳是上世紀三,四十年代,步天下,連震山和路向東三位華人在曼谷唐人街謀生,帶頭反抗當地黑幫勢力,結果為黑幫所害。

陳展鵬飾演了天下的兒子步青雲,為了保護元秋飾演的母親丁細風和尋找失散的弟弟妹妹,離開了唐人街,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。

二十多年後,細鳳突然失蹤,青雲再次回到了唐人街,在唐詩詠飾演的錢芊芊的店裡找到了細鳳,並和伍允龍飾演的夜來吉成了鄰居,又與芊芊成為了鬥氣冤家。

就像他的父輩一樣,青雲嫉惡如仇,和自幼習武的夜來吉聯手對抗黑幫惡勢力,並創立了「華僑會」,扶善除惡。

這期間,他又和陳山聰飾演的黑警連棘交惡,而連棘正在利用黑幫大佬金龍的女兒金福妹激起金家內鬥,從中獲利。

但青雲與連棘多次交手,卻發現對方正是當年連震山的後人,而此時懸疑凶案接連發生,矛頭直指步青雲。

步青雲一個人,當然雙拳難敵四手。

那他身後的唐人街呢?

大家都上有老下有小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慫,是現實的妥協,更是小人物的自覺。就像錢芊芊說的:如果我們幫步青雲,他們會連我們一起對付。

但,看預告片就知道,文偉鴻作品裡的小人物,是從來不會認慫的。

是,強出頭,必然會風雨來襲,小則毀家,重則人亡。

但,那又如何?

越是風雨來襲,惡勢力囂張,越要翻江倒海。

放開掄吧。

掄倒過去掄不倒的現實,掄倒那些欺善怕惡的惡人。

比如,劇中一頭白髮白眉造型的歐瑞偉,一看就一臉惡行惡相的敖嘉年,一出手就要人命的張國強。

總之,誰最惡,就掄誰。

而從預告片看,文偉鴻,自然還是當年的文偉鴻,幾場淩厲的動作大戰,無論表演的張力,或是鏡頭的調度,各種長鏡頭跟隨、靜態鏡頭配合動態打鬥,眼花繚亂,夠燃,夠帶勁。

但要整部劇都打得,最關鍵的,還是文偉鴻最愛用的這班演員,幾乎可以說,他們就是港劇裡,最後的動作演員。

2、 演員:八大實力派壓陣,港劇能打的演員都在這兒了

看過《城寨英雄》的觀眾都知道,文偉鴻的作品風格從來是:動作即性格。

演員在劇中耍的什麼功夫,他就是什麼樣的人。

本劇最能打的陳展鵬、陳山聰及伍允龍,分別飾演擅長不同功夫,功夫中,藏著他們的性格與命運。

本劇核心人物,就是近年一直被無線輕視的陳展鵬。

雖然,他拿下了無線視帝,去年的無線收視冠軍劇《逆天奇案》,他的演出功不可沒。明眼人都看得到,無線這波當打之年的小生中,能演、有顏又能打,還有觀眾緣的,首當其衝就是陳展鵬。

但力捧譚俊彥、王浩信的TVB高層顯然有別的想法,接下來無線傳統的炮灰檔春節檔,第一波新劇,是這部《鐵拳英雄》,第二波,還是陳展鵬主演的《暗夜守護者》。

文偉鴻下一部大製作《隱形戰隊》,他被頂替。

替好演員不服氣?大可不必,觀眾不是瞎的,哪怕是炮灰檔,真功夫也掩蓋不了。

陳展鵬在劇中使出的,是招式勁猛、正氣凜然的「八極拳」。

步青雲這個人物,表面看似隨遇而安、不問世事,實際上卻又俠肝義膽,喜歡暗中行善,和現實中為了照顧母親幾乎停工一年的陳展鵬的性格,可以說非常相似。

看劇中陳展鵬出手,當真是拳拳到肉,照照搏命。

新一代「鐵拳英雄」崛起!

但,一個人,能翻起多大浪。

劇中他的死黨同盟,就是 伍允龍飾演的夜來吉,擅長用洪拳。

伍允龍,可以算港劇中武力值天花板的男人。他七歲便開始跟隨父親習武,精通十多種功夫,在《城寨英雄》中飾演的龍成虎廣受認可,實際的身手也是相當了得。

這次飾演夜來吉,憑「洪拳」對抗惡勢力,可以說毫無壓力。

港劇中,擅用洪拳者,多半性格直爽,直來直去。暴打真小人,討厭偽君子。

這個角色,很大程度上要彌補袁偉豪沒參演的不足了。

而陳山聰在劇中,擅使的是泰拳+詠春。

功夫的變化裡,也暗藏著這個人物的正邪變化。

陳山聰飾演的連棘,可以說是全劇最複雜的人物。

他最開始想要查找父親死去的真相,但卻在現實中向黑勢力臣服,任職員警,卻為求目的不擇手段,同時亦正亦邪難以捉摸。

不僅利用姚子羚飾演的角色,還和陳展鵬的角色交惡。這個階段,他多半使用毫不留情、令人非死即傷的泰拳。

但隨著這個人物慢慢被正派陣營改變,使用更多的,變成了可攻可守的詠春。

陳山聰憑《同盟》被觀眾開始熟知,慢慢榮升為TVB的一線男主,到了《金宵大廈》可謂一飛沖天。

接下來還連續參演文偉鴻的《鐵拳英雄》、《隱形戰隊》和《超能使者》,可以說是當年《城寨英雄》同劇演員中,星運最順暢的一位。

今年觀眾應該還會看到他主演的TVB重頭劇《金宵大廈1968》,也就是前年的年度驚喜《金宵大廈》的續集。

至于本劇中,他飾演的連棘與步青雲關係的變化與轉折,應該也是主線之外,一條至關重要的副線。

到底這個人物是棄惡從善,還是成為不斷反轉到最後的反派大boss,就看文偉鴻這次的玩法了。

除了這些男性角色,幾位女性角色同樣有擅長的功夫。

出演過《同盟》後人氣急升,今年提名了視後的姚子羚,在劇中擅使殺人于無形的峨嵋刺。

沒參演過《城寨英雄》和《同盟》,但在文偉鴻接下來多部劇集《鐵拳英雄》、《超能使者》和《隱形戰隊》中擔任女主、星途一路看好的唐詩詠,劇中擅使八卦掌。

在無線鬱鬱不得志,已經離巢的大長腿王君馨,在劇中擅長十二路潭腿。

在無線劇海報上越來越小,但在內地有大量劇迷力挺的敖嘉年飾演的反派,在劇中擅長五形拳。

真功夫了得的元秋,在劇中飾演陳展鵬他媽,因年輕時受過打擊變得瘋瘋癲癲,製造不少事端,是全劇的笑點,但沒有代表功夫。

有了主角各具特色的功夫,全劇的主菜——動作戲,品嘗起來,味道自然層次分明。

目前看,全劇大的動作戲,分為兩類。

一是捉對較量,比如姚子羚的峨眉刺對戰唐詩詠的八卦掌,陳展鵬的八極拳對陣陳山聰的泰拳。

但空間都不同:小巷裡,家裡,倉庫、監獄裡。

另一類,則是群體的動作戲。

空間從逼仄到開闊,從近身搏擊,到多人混戰。

而文偉鴻的動作戲,除了敘事,還可以塑造人物。

比如陳展鵬和伍允龍出手,必然是正大光明的先亮招式,絕不會趁人之危。

而姚子羚每次出場自帶颯氣,人未出手,峨眉刺已經飛轉。

武術招式背後,其實是他們做人的原則。

反派則基本不講武德,招招狠毒,是他們身為反派的素養。

陳展鵬飾演的步青雲這樣的人物,是以最平凡之軀,做最有逼格之事。

而真正讓人動容的,也是鐵拳表像下,骨子裡的平民視角和功夫哲學。

劇集以六、七十年代的曼谷唐仁街為背景,通過一眾主角如何在逆境中自強、對抗黑社會及尋求正義的故事,最終帶出的其實還是中國功夫「守正道」、「實踐仁德」及「安身立命」的哲學智慧。

《鐵拳英雄》真正在說的,不是打打打,殺殺殺。

而是——會功夫的人,該如何使用功夫?欺壓良善,還是堅守正道?

《一代宗師》早就說過,功夫比到最後,比的不是招式,而是想法。

3、功夫:只要打到還有一口氣,港式功夫片就不會死

目前預告片中我最愛的,是姚子羚和唐詩詠的一場遭遇戰。

女神對女神,不廢話,就是幹!

狹窄空間的調度,環境武器的運用,出神入化。

以及撲面而來,唐詩詠被峨嵋刺所傷後溢出螢幕的痛感。

港式功夫劇,不是擺pose,不搞慢動作。

哪怕是視後,也要從頭練武。潛臺詞:我們玩的就是真功夫。

這背後,其實是港式動作戲功夫的呼吸感。

看港產功夫片走過來的觀眾都知道,港式功夫片,是不用問為什麼不用槍的。

功夫,就是像呼吸一樣自然的事情。玩慢鏡頭?不好意思港劇丟不起那個人。

因為追求真功夫,所以這部劇,拍得十分辛苦,但從頭打到尾的陳展鵬還要自責說,拍此劇的時候女兒剛出生,需要兼顧很多東西,所以各方面比起《城寨英雄》會稍缺一些。

看過內地頂流們拍戲的觀眾就明白,陳展鵬哪裡需要道歉呢?

今時今日的國產劇,大概只有港劇小生,還要親自上陣拍這麼硬橋硬馬的功夫場面了。

畢竟在國產劇中,從頭到尾搏命演出的,大概只剩貓貓狗狗。

但即使這麼苦練,接受最頂尖動作團隊的嚴苛訓練,拒絕替身,親自出演每一場打戲,又如何呢?

當年《城寨英雄》播出的時候大獲好評,陳展鵬和胡定欣雙雙拿下了視帝和視後,袁偉豪和王君馨拿下了最受歡迎電視男女角色獎,可以說氣勢如虹,結果續集還是一波三折,一直到劇中的老戲骨梁舜燕已經去世才有機會播出。

即使能播,依然是落到了無線農曆新年的「炮灰檔」,這個時間段不僅影響收視,也很難在頒獎典禮上被提名,更別說拿獎。

可惜嗎?可惜。

但任何觀眾,都能看出劇中強烈的功夫的感染力。

因為文偉鴻在真功夫追求上的不遺餘力,以及只懂得老實拍戲的TVB演員的搏命演出,才有了這麼真材實料的功夫劇。

沒錯,《鐵拳英雄》絕不能代表最好的港產功夫影視劇。

但或許,它就是目前港劇,甚至是港片中,真功夫的天花板了。

雖然真功夫,又能打得贏誰呢?

但文偉鴻和這群演員唯一能做的,只能是打。

時代翻滾。我們每一個人都站在浪中。能做到,無非隨波逐流。

但還有人,在這個功夫片老去的時代,一拳一腳,為港產功夫片守住自己一方寸土。

哪怕海日生殘夜,江春入舊年。一代功夫片老去,未有後來人崛起。

英雄,最終都輸給了時勢。

但打到最後一刻,終究是值得。

用戶評論